位置: 手机正规赌博网站_手机正规赌博网址_手机正规赌博官网-2019官方直营 新闻 怪象迭出奥运失焦了

怪象迭出奥运失焦了

作者:司城穆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11-29

蔡熯锟

林子辉

里约奥林匹克运动会结束了,但,一些现象仍值得我们探讨与正视。 

回顾奥运,最引起话题的莫过于“洪荒姐傅园慧”、“各国高颜值帅哥”、“霍顿骂孙杨兴奋剂骗子”及“斯库林是不是大马人?”,即使你不看奥运、不懂奥运,只要你常刷面子书,都能掌握这些新闻。 但,若要你点出奥运的典故,或过去体坛的成绩,我们则可能支吾以对,说不出一个确切的所以然,这一如大陆游泳选手傅园慧,网友关注的不是她游进了59秒创下了自己历来最好的成绩,而是她受访时兴奋的表情及率真耿直的回答。

那,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奥运是否真的失焦了?这现象的背后究竟又出现什么问题? 

中国泳将宁泽涛因高颜值的外表,被封为男神。

现象1:颜值肉体比成绩重要

里约奥运8月5日正式开幕,然而中国游泳选手宁泽涛,已提早夺下了有关奥运的首个“第一名”。

这名身高190公分、拥有八块腹肌的高颜值“小鲜肉”虏获了许多网民的心,因而率先获得由微博用户投票选出的“运动员势力榜”榜首。而后,他每次出场均备受国内外媒体关注,但焦点不在其表现上。就算他在今次奥运的成绩如何不尽理想,也不阻碍他在网民心中的地位,人气高居不下。值得一提的是,媒体及网友也相继列出了许多各国高颜值鲜肉,或比较、或分析,使得这样的讨论成为不少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显然,颜值似乎高于一切。

俨如被意淫般难受

这样的情况在本地也常发生。拥有一张明星脸的前体操国手苏绍恩就曾向本报透露,自己希望支持者能关注他的表现,而不是外表,尤其被人“饿狼式”地注视着自己的脸蛋或胴体时,俨如被意淫似的,感觉并不好受。无疑,这其实是一种不尊重健儿的表现,但是社会却乐此不彼,而一些健儿更是乐在其中。

注重外表多过表现

当然,我们没有办法控制大众的思维想象,尤其当许多健儿开始涉猎商业代言,甚至通过不同的商业管道为自己的退休生活部署之际。

理科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蔡熯锟就点出,当超级球星贝克罕姆穿着性感内裤,告诉你只有这款内裤能穿出这样的感觉时,你或许已经不会再把重心放在他足球生涯何其辉煌之中。明乎此,长期在健儿代言下生活的消费者,自然会注意健儿的脸蛋与身材多过他的表现。

“当年我们上世纪开始选择以健儿来代言某些产品时,这世纪开始就已经培育了一群注重外表与私生活多过实际表现的健儿。”

他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破纪录对消费资讯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反而物化男性(女性),或意淫健儿其实更反应出当下社会的一个集体的精神状态。惟他强调,尽管这是常态,却不意味着就是正确的。

傅园慧因脱口而出“我用了洪荒之力”加上夸张的神情,受到网友高度关注。

现象2:花边新闻比努力吸睛

“洪荒姐傅园慧”堪称今次奥运最夯的话题人物之一,直率逗趣的表情风靡全球,却也是体育失焦的最佳例子。这点,就连傅园慧也忍不住开声,希望大家注重她的表现。

傅园慧掀起了一阵的夸张表情秀,令人开始挖她的背景,以及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从此她被当做明星来看待,甚至连她在微博与他人的互动也上了娱乐版。但,大家就是没有关心傅园慧所付出的努力,以及曾经受过的伤。

槟州前进体育会主席林子辉表示,其实奥运已逐渐被商业化了,无论是主办单位还是赞助商,都是为了捉住商机,赞助商根本不在乎选手是否受伤,其背后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最重要的是那个代言的选手面子书是不是有千万人点赞、成绩标青以及赞助的产品是否获得良好反应。 

他说,主办单位花了那么多钱,建设了那些设备,肯定希望确保高收视率,透过该盛事赚回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动机,当然我并不否定每个选手背后辛苦的付出,也非常钦佩,但说实在话,若将运动比谕成一项投资,运动员是在做一个完全没有保障的投资,因为一旦受伤,就等于断了这条路。” 

他说,所以一些职业选手会趁着高峰时期,能赚多少就赚多少,以保证未来的生活;如果是俊男美女,以后还可以拍戏、拍广告或是当主播。 

“毕竟体坛竞争很大,我们所看见的选手只是10至20%而已,所以有可能这些花边新闻是刻意制造出来的。” 

他也说,奥运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能争得曝光的机会,有可能一夜成为暴发户也说不定,因此不管是赞助商的引诱或者是选手本身要“炒”出位也好,每届奥运总会有一些情况出现,如选手为了争出位,会做出特别的手势、穿戴奇装异服或者是把头发染得出色。 

斯库林为新加坡夺下首金,但更多人关注的却是他是否有大马血统。

现象3:国与国纠纷模糊赛事

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奥运的失焦不仅显示在大众对胴体颜值与花边新闻上的关注,其中,国与国之间的纠纷与竞争随时因为在社交媒体中被放大而模糊了整个赛事。

林子辉就表示,现今很多事务都被政治化了,导致传媒所传达的信息都被拿来消费,甚至成为了这些人的发泄对象。举个例子,当新加坡此次在奥运中获得创国以来的首面金牌后,网民或某些政党却借此妄自菲薄,指弹丸小国能获得金牌,是因为新加坡没有贪污等问题。

他担忧,这样的趋势会阻止社会的进步,应该改进,以教育性的方式进行,毕竟人们还未学习到社交媒体的教育,很多人都把它当成了发泄管道。

网民见不得好事

“假设说,若得金牌的运动员长得不好看又不年轻,网友就会讽刺他只是幸运而已,这些网民看不得好的东西,即使成功也会批评说是作弊。” 

有趣的是,当发现为新加坡夺得金牌的斯库林有一半大马血统后,我国媒体乃至大众却又突然欣喜若狂,这样的尴尬有些难以避免,却赤裸裸血淋淋地告诉我们一个事实——畸形心态。

蔡熯锟博士就点出,马新两国打从半世纪以来就存着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因此斯库林事件充其量只是两国人借题发挥的筹码,没有人会太在意他的成绩,更不用说关心奥运的实质精神。

另外,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关系进程随时影响大众对于体育的观感角度,这点,俄罗斯禁赛事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林子辉指出,俄罗斯田径运动中存在着国家支持的使用禁药问题,因此国际田联随后做出了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赛的决定(包括奥运)。 

“这件事情在奥林匹克赛事前就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其中也涉及了政治因素,但在事件中最终的受害者往往都是那些在背后辛苦训练的运动员。”

从上述种种情况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原应纯粹的体育不再单纯,尤其是国与国博弈角力之际,你更不必指望这个节骨眼上,还有施政当局与群众会看重奥运精神和体育的本质。

法国选手艾特·萨德在完成跳马动作落地时折断小腿。

现象4:金牌名利远胜体育精神

今次奥运中,大众通过社交媒体看到了比过去更多的血淋淋画面。先是法国选手艾特·萨德在完成跳马动作落地时折断小腿,再来是亚美尼亚举重男举选手手臂被杠铃扭断……大家都在为金牌超越了身体的极限,甚至赔上终生。但是,似乎没人去反思奥运的本质,与体育作为一种强身健体,作为一种国民爱好的本质。

槟州教育局运动部负责人李瑞成指出,实际上金牌与金钱奖赏制度会将运动逼死,因为这就导致很多人运动只为赢奖金而已,运动反倒变得其次。 

他指出,早在80至90年代时,给予运动员的奖金只是让他们购买运动器材或配备而已。前槟州体育理事会成员,同时也是全国体操公会副主席的拿督陈颖椿也同样认为,不能只是用大量的金钱去奖励运动员。 

“当然并不是说金钱奖赏不好,因为每个运动员培训都非常辛苦,最后在奥运会上获得了金牌,因此得到奖励金、退休金及屋子等,都是他们应得的,只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长久性的项目发展。”

他解释,国家可把更多的资金投注在该运动项目中,培育更多的年轻运动员,提供地方让他们练习,就如以前运动员若获得武术冠军,是可到武术学校接受训练的。 

没机会赢索性弃赛

此外,他说,许多国家参加奥运会是为了拿到金牌,这个思想造成了一些小国因为觉得自己没有机会拿到金牌,所以就索性不参赛,这就失去奥运精神了。 

这不禁令人想起北马中学舞蹈比赛,为了鼓励单纯的艺术追求,提倡真正的观摩意义,大会多年来并不会特设“绝无仅有”最高荣誉,反而让所有达标的队伍获得等级不同的荣誉;其中更有一次3支队伍夺金奖,银奖也有数支单位。

然而,这情况应该很难在奥运等国际赛事中出现,因为当体育需要仰赖金钱与权力为生后,商业与政治渗透的体育根本不可能单纯。

亚美尼亚选手卡拉佩特扬手臂被杠铃扭断。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


热点导读